当前位置: 首页 » 壹象招标 » 医用防护用品 » 正文

港媒:中国医疗改革加快步伐 重点关注人民健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8-24  浏览次数:529
   “早期的投资者基本上看人、市场、模型,现在互联网医疗很多都走到了B轮和C轮,C轮投资者是看报表、模型、数据。如果没有更大的盈利,从资本运作来看收购意义不大。”
  在互联网医疗裁员风波不断、质疑声不绝于耳的当下,牙科O2O不时曝出融资“喜讯”。
  最近获得融资的是约克牙医和好牙医,两者皆有继续融资的需求。
  约克牙医专注医生端,其CEO任鹏具有15年互联网从业经历,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透露,今年下半年,将筹备新三板挂牌,明年年中启动下一轮融资,通过资本撬动牙科O2O。
  好牙医CEO孙广峰则是科班出身,曾在佳美口腔担任总裁一职。通过自建、收购的路径全面布局牙科O2O各环节。孙广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今年下半年好牙医开始启动B+轮融资。
  虽然线下牙科诊所和医院历史较长,但牙科O2O的发展时间尚短,最早可追溯到2012年,并在2015年全面开花。
  相比之下,互联网医疗其他细分领域起步更早,多数早已形成竞争格局和龙头企业。记者接触的多位互联网创业者皆感慨,2015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对互联网医疗企业的热度明显降低。
  重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超直言:“早期的投资者基本上看人、看市场、看模型,现在互联网医疗很多都走到了B轮和C轮,C轮投资者是看报表、模型、数据。因为后期的投资者都是PE,如果没有更大的盈利,从资本运作来看收购意义不大。”
  约克牙医:资本撬动模式走得通?
  刚踏入牙科O2O领域时,任鹏在用户端、医生端、诊所端、供应商四个切入点中徘徊,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医生端。
  他认为,供应商主要分为培训、保险、耗材电商,但是培训市场需要具备优质技术或提供权威证书,保险领域的问题在于,国内的商业健康险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耗材电商则对用户的粘性偏低以及企业差异化不明显。
  诊所和医院端最常见的是提供信息系统服务,参与者众多,时间、金钱等销售成本在上涨,但收益在下降,需要企业具备一定的资本积累和时间布局。
  而患者端主要模式是导流,普遍的路径是花钱买流量再转化,效益不明显,市场客单价也不够透明。最终任鹏选择了医生端。
  “医生端的痛点最明显,牙医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任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以前牙医无法自由执业,收入一般是按照每个月客单总收入分成,医院出于管理经营的需要往往占据收益大部分,民营医院的牙科医生收入较为可观,但也不超过总收入的30%。但诊疗过程一般是‘牙医+护士’就能完成,牙医创造的价值最大,收入却长期低于其他专科医生。”
  由此,约克牙医围绕医生,提供医生工具、自由执业地点、HIS系统等。在自由执业场所上,约克牙医与欢乐口腔、协美口腔、康博乐口腔等多家诊所达成合作。
  同时,约克牙医瞄上了牙医开办诊所服务。如果牙医自有资金,约克牙医将提供评估场所、诊所设计、设备采购等服务,资金不足的牙医则由约克牙医对接贷款方或投资人。
  “我们主要是以资本来撬动并做行业整合,未来不排除开设线下第三方诊疗中心。牙科诊所投资门槛不高,我们主要投优秀医生,或者一定规模的口腔医院、公立医院托管,通过提供增值服务获取服务费。”任鹏说。
  不过,孙超认为:“优秀的牙科医生很短缺,大牌医生没有时间进行互联网的医患互动,互联网平台也无法提供充足患者,还没有看到成功的导流模式。因此对医生的吸引力很有限。”
  值得注意的是,约克牙医两次融资都与“并购狂人”美年健康有关。其天使轮融资是美年大健康直接投资750万元。今年8月份完成的A轮投资,投资方是欢乐长河基金,隶属于北京欢乐长河投资咨询企业。该公司的母公司为北京世纪长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曾投资美年健康。这两家公司的股东郭美玲,现任美年健康副董事长一职。
  “美年现在对我们暂时是财务投资,未来不排除会有战略合作,”任鹏向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透露,“美年健康有一个投资基金,我们现在帮助他们找项目。另外接下来会自己成立一个投资基金,目前已经开始筹划,年内可以完成募资,规模预计在2亿左右。”
  好牙医:获C(患者)模式有待验证
  相比约克牙医,好牙医成立时间更长,触角涉及牙科产业链各环节,也曾走过一些弯路。
  辞去佳美口腔CEO一职之后,孙广峰创办了好牙医,并在2014年12月份获得A轮450万美金融资。之后,好牙医在北京一次性签约50家诊所,开始尝试患者导流。
  孙广峰回忆道:“我们把获客成本降到行业最低,但收到很多服务、收费等各方面投诉,试了三个月多后转变了,大概用一年半时间把生态圈的各个环节打通。”
  孙广峰认为,除了医生端,患者、诊所两端都有痛点。患者去三甲医院面临难挂号、服务时间短的问题,去民营医院又担心医疗质量、找不到靠谱的医生;诊所的痛点在于招聘优秀的医生、给年轻医生提供培训、购买物美价廉的耗材和设备。
  因此,好牙医在医生端推出牙医助手,患者端连接微信推出好牙医App,诊所端通过股票+现金的方式全资收购牙博士,在牙科培训市场推出好牙医学院。
  2016年,好牙医花了六个月时间打造“好牙医的智能诊所管理体系”,并成立了云诊所联盟。据悉,好牙医对该联盟成员提出要求,在地理位置、装修、人员、设备等方面进行评估。加入联盟之后,好牙医提供培训,并向联盟成员导流患者。
  孙广峰透露,好牙医的营收主要来自向云诊所联盟成员导流患者收费,并逐步接入金融、保险、耗材等服务实现盈利。而诊所管理系统等方面,目前是免费向联盟成员提供。
  “我们现在的目标机构主要是单体店。牙科行业比较分散,行业连锁不是很好做,每年也都有许多优秀医生离职。但牙科市场化程度又足够高,变现会快一些。”孙广峰说。
  孙超对此并不赞同,他认为:“国内大型的牙科品牌已经崛起了,连锁化和品牌化是未来的趋势。而且牙科领域的信息都透明化了,互联网平台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消费者信任,跟其他线下品牌相比优势不大。”
  据悉,牙科是医疗行业中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行业。除了有通策医疗、拜博口腔、瑞尔集团这种老牌牙科连锁之外,爱康国宾、美年健康等体检机构通过自建、合作和收购等方式延伸牙科业务,老牌互联网医疗公司丁香园、春雨医生也分别通过投资口腔SAAS(软件)服务商领健信息和联手美亚光电打造牙科远程诊疗平台。
  现在,好牙医又再次将精力投入到患者导流。在好牙医总数140余名员工里,互联网团队约40人,医疗团队约40人,线下70人左右。在获C模式上,好牙医也是通过渠道和线下推广两部分,直接进企业帮员工做口腔检查,再转化为种子患者,然后形成一个社群圈子。
  “资本的转变还是挺大的,部分投资人是会投我们B轮,最后却是等我们验证获C模式,”孙广峰坦言,“大概还要两三个月才能完成获C模式验证。我们还在投入期,年底我们想要融资B+轮,把服务半径扩大些。”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壹象招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相关壹象招标
推荐壹象招标
点击排行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