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象网

微信扫一扫

微信小程序
天下好货一手掌握

扫一扫关注

扫一扫微信关注
天下好货一手掌握

外卖小哥再获“撑腰”!三部门出手,切实推动互联网劳保新规落地……热点复盘

   2021-11-04 180
导读

“时间紧迫,不得不闯红灯”、 “送餐不及时,顾客投诉和差评”、“超时要被商家罚款,顾客不满意还要被扣钱”……多数互联网平台外卖员为了抢时间送餐,冒着生命危险闯红灯、逆向行驶,与此同时,外卖平台与骑手之

“时间紧迫,不得不闯红灯”、 “送餐不及时,顾客投诉和差评”、“超时要被商家罚款,顾客不满意还要被扣钱”……



多数互联网平台外卖员为了抢时间送餐,冒着生命危险闯红灯、逆向行驶,与此同时,外卖平台与骑手之间由于不存在劳动关系,骑手的权益也无法得到保障。



为切实推动平台经济企业全面落实安全生产和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维护外卖骑手等劳动者安全和劳动权益,近日,应急管理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司局联合召开重点平台经济企业安全生产和劳动权益保障宣贯会议。



平台不得制定损害外卖骑手等劳动者安全健康考核指标



近年来,平台经济迅速发展,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与此同时,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也面临新情况新问题。



为此,今年7月22日,人社部等八部门正式发布《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对象包括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货车司机、互联网营销师等。



7月2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再次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为了推动平台经济企业全面落实安全生产和劳动权益保障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维护外卖骑手等劳动者安全和劳动权益。近日,应急管理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司局联合召开重点平台经济企业安全生产和劳动权益保障宣贯会议。



会议要求,各平台经济企业牢固树立安全生产“红线”意识和底线思维,严格落实《安全生产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和《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等规定,强化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和全员安全生产责任制,建立健全安全生产机构和安全投入保障机制,加强安全生产警示教育和配送运输工具合规性检查,引导安全文明配送。



同时,各平台经济企业要重视劳动者身心健康,优化平台算法,不得制定损害劳动者安全健康的考核指标,有效防范化解新就业形态安全风险,维护外卖骑手等劳动者生命安全和劳动权益,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安全感。



据了解,本次参会的平台经济企业包括美团及美团配送,阿里巴巴集团及盒马鲜生、饿了么,以及达达集团等。



多措并举保障平台经济企业劳动者正当权益



近几年来,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吸纳了大量就业,但劳动者权益保障问题也比较突出。



据《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 年我国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为 8.3 亿人,其中服务提供者约为 8400 万人,同比增长约 7.7%,但平台企业员工数量仅为631 万人。



据美团公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通过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总数为470万人,而截至上半年底为295.2 万人,增长比较迅猛。



不过,随着新就业形态的快速发展,平台经济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1)》提到,要加强劳动者权益保障,推动建立适应新就业形态的用工和社会保障制度,加快新就业形态薪酬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互联网平台用工的劳动标准体系等。



为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7月26日下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



该《意见》针对外卖送餐员的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七个方面提出要求。具体包括: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按照国家规定参加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等。



随后,美团等平台也进行了回复,美团表示,“接下来,我们将坚决贯彻和落实指导意见,继续积极改进,在劳动保障、配送安全、骑手福利、骑手体验提升等多方面切实维护劳动者权益,提高劳动保障水平,提升行业就业质量。”



美团股价大跌,红杉资本沈南鹏多次减持



市场对政策比较担忧,美团自年初创下最高价460港元以来持续下跌,半年时间股价腰斩。对于美团来说,骑手权益保障背景下对其业务长期盈利性影响是市场所关注的。



据中信证券测算,以2020年财报披露的骑手数量470万人为基础,考虑的最核心变量应该是有多大比例的骑手会被平台确认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即该部分骑手属于平台义务为其缴纳社保。按照外卖骑手平均收入约6000元,根据随机抽取的20个不同城市社保最低基数的中位数约3000元,现行社保政策企业缴纳比例32%,按确认劳动关系骑手的不同比例进行敏感性测算,假设按确认劳动关系骑手占比20%-30%,测算增加社保成本每年范围在23.0亿元-34.6亿元。



中信证券认为,短期虽面临骑手劳动强度调整,同时监管有意降低骑手对单一平台的从属性和依赖度所造成的人效方面问题。但长期来看,外卖业务实现公司远期每天1亿单、每单1元钱的预期在当前环境下并未改变。2023年核心外卖+到店业务预估约1.5万亿-1.6万亿,即使考虑估值体系下行,当前市值对应到公司核心外卖+到店盈利潜力在20倍左右,具备支撑。此外,公司还存在社区团购等新业务的潜在空间。



“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这无疑将考验美团的平台成本,削弱其盈利能力,对于公司影响不小,这也是市场担忧的主要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红杉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美团非执行董事沈南鹏自2019年多次减持,其中,2019年和2020年可谓大手笔减持,2021年,沈南鹏再次减持美团股票。



Wind数据显示,今年4月27日,沈南鹏以每股平均价300.39港元,出售47.57万股美团股份,套现1.43亿港元。5月31日,沈南鹏小幅增持0.87万股。



但由于市场担忧加剧,美团股价短暂反弹后,再次急跌,而沈南鹏也再次减持。Wind数据显示,今年7月30日,沈南鹏减持21.15万股,套现4338.45万港元。



与此同时,也有股东在增持,今年4月14日,知名基金Baillie Gifford大举买入美团,均价为96.17港元,增持564.84万股,耗资5.43亿港元。7月28日,美团股价大跌后,Baillie Gifford再次出手,增持946.4万股,耗资19.12亿港元。



据了解, Baillie Gifford是拥有百年历史的英格兰老牌投资管理公司,旗下资产管理规模超过2000亿美元,是特斯拉最大的外部股东,也是市场中特斯拉投资收益最高的机构投资者。


 
(文/小编)
 
反对 0 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 评论 0
0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 
本文为小编原创作品,作者: 小编。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1elephant.com/news/show-25456.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3233415156@qq.com。
 

微信公众号:壹象网
微博:壹象网

鄂ICP备15023168号公网安备42010302002114号